《我很重要》微電影新郎的跑酷動作

摘要:跑酷是一種 極限運動 ,以日常生活的環境(多為城市)為運動的場所。它并沒有既定規則,做這項運動的人只是將各種日常設施當作障礙物或輔助,在其間跑跳穿行。 如果你看過重慶商報拍攝

跑酷是一種極限運動,以日常生活的環境(多為城市)為運動的場所。它并沒有既定規則,做這項運動的人只是將各種日常設施當作障礙物或輔助,在其間跑跳穿行。

如果你看過重慶商報拍攝的微電影《我很重要》,一定會對新郎的跑酷動作記憶猶新。近日,新版電影《暴力街區》在微博引起28萬名網友熱議,影片中男主角做出的跳躍、越過障礙物和空中翻轉等跑酷動作更讓人驚嘆不已。在重慶,也有這樣一群跑酷愛好者,他們在跳躍翻轉中享受風一樣的自由。其中一位跑酷達人,就參與《我很重要》的拍攝,在影片中大展跑酷絕技。

在商報微電影中

當男主角跑酷替身

昨日下午,外面下著雨。在南岸會展中心附近,一處千余平方米的倉庫房中,幾位年輕小伙正在練習翻跟頭、越障礙物,再將雙手撐在一米多高的跳箱上,來個“猩猩跳”。屋內擺放著多個高度不一的白色跳箱、海綿墊,還有啞鈴、舉重杠鈴等鍛煉基礎體能的器材。

“這里是重慶跑酷愛好者的聚集地。”白旅今年27歲,家住渝北,是這個跑酷基地的主要負責人。2006年,他被電影《暴力街區》中的跑酷畫面吸引,成為重慶最早的一批跑酷族成員,如今已是本地跑酷界的元老級人物。

今年5月份,白旅參與重慶商報渝電影《我很重要》的拍攝。他說,雖然自己只是替代男主角完成了4個跑酷動作,但在時長4分18秒的微電影中,他仍有20多秒的鏡頭。

為跑酷棄開面館

開重慶首家跑酷基地

“最開始學‘猩猩跳’,練了6個月。”昨日,白旅在現場告訴記者,最初他在網上認識十多位重慶跑酷愛好者,大家常相約著去沙坪壩重慶大學A區練習。當時他在肖家灣經營一家小面館,為了有更多時間玩跑酷,他放棄了開面館。他還去過北京、上海等地,向跑酷高手們學習,2008年5月,他開了重慶第一家跑酷基地。“基地現在有50人左右”,白旅說,重慶目前有近千人玩跑酷,女生約占1/10。“很多人喜歡跑酷的自由,這也是我年輕時的愛好和夢想”。

相關推薦:

電影《永春白鶴拳之擎天畫卷》加入跑酷元素

電影記走過這個夏天,明年的電影記是什么

《暴力街區》:翻拍經典跑酷電影

利用遗漏模式选号